新華網武漢12月10日電 (記者馮國棟)武漢去年底在國內率先開展“車窗拋物”有獎舉報,一年來接到約1050件有效舉報。為此,武漢城管委支付獎金約10萬元。但據記者瞭解,在這千餘件被查實的舉報中,至今仍有近半數涉事車主拒交50元罰款。
  “車窗拋物”為何遭遇追責難?給不文明行為強制“剎車”,到底難在哪?
  有獎舉報“車窗拋物”一年兌現約10萬元
  劉女士是武漢一位“的姐”。考慮到行車安全,她在出租車上安裝了行車記錄儀,卻意外記錄了38起“車窗拋物”。劉女士將視頻提交給武漢市城管委“車窗拋物”舉報專班,日前收到3800元現金獎勵。
  這是武漢“車窗拋物”有獎舉報開展一年來開出的最高獎金。
  武漢市城管委統計顯示,自去年底開展“車窗拋物”有獎舉報以來,已接到各類“車窗拋物”舉報2399件,已認定有效舉報1049件,共有2000多市民參與舉報。
  按照每有效舉報一起獎勵100元的標準,一年來,武漢市城管委共發放獎金10多萬元。這筆資金,主要來自武漢市城管委財政運行資金,部分來自每起“車窗拋物”50元的罰款。
  據瞭解,武漢“車窗拋物”有獎舉報實施細則是國內首部針對“車窗拋物”不文明陋習提出的一項地方措施。細則由武漢市城管委、武漢市文明辦、武漢市公安交管局三個部門聯合制訂,以鼓勵市民舉報為主,同時利用街道視頻探頭抓拍“車窗拋物”陋習。
  記者調查發現,目前“車窗拋物”有獎舉報辦法在武漢知曉率較高。武漢漢口四維路一位環衛女工說:“今年從車窗里拋出的垃圾大約減少了九成。”她所負責的路段,以往每公里常見10到20個垃圾,現在這些垃圾比較少見。
  數據顯示,此前在武漢由“車窗拋物”引發的環衛工人被撞事故,每年大約10起。有獎舉報實施一年來,這類事故已經少見。
  強制追繳罰款遭遇半數“釘子戶”
  記者瞭解到,繼武漢之後,北京、杭州、昆明等城市也陸續開展“車窗拋物”整治行動。但記者調查發現,隨著“車窗拋物”有獎舉報深入開展,追責難的問題也接踵而至。
  武漢市城管委“車窗拋物”整治專班負責人葉志衛說:“在1000多件有效舉報當中,近八成的違規者未主動接受罰款。在發放《告知函》、發短信告知後,仍有400多‘釘子戶’,因各種原因對處罰不予理睬。”
  據瞭解,在強制追繳“車窗拋物”罰款過程中,武漢城管招數頻出,除用網上曝光台、舉牌上門等方式通知和催繳,還啟動了司法程序……
  “車窗拋物”追責難在哪?記者調查瞭解到,執法程序複雜、時間長、成本高等原因,讓“車窗拋物”陷入“獎勵容易、罰款難”的尷尬境地。
  強制追繳“車窗拋物”罰款的武漢市江岸區法院工作人員介紹說,武漢首批通過審查的“車窗拋物”案卷中,仍有部分當事人態度惡劣,拒不接受處罰。
  據葉志衛介紹,武漢城管處罰“車窗拋物”的執法依據是《武漢市市容環境衛生管理條例》。“車窗拋物”等不文明行為由於多是瞬間行為,市容監督管理員很難在現場抓現形,客觀上缺乏執法手段,而強制執法又牽扯到多個部門,需多部門合力才能保證處罰到位。
  “強剎”不文明難在哪?
  記者瞭解到,不僅是“車窗拋物”,“中國式過馬路”“某某到此一游”等飽受詬病的陋習,也在今年遭遇政策性“強剎”。
  今年5月,北京交管向“中國式過馬路”亮劍,對行人、非機動車闖紅燈全面執行罰款措施;而“亂塗亂畫”等不文明行為處罰也被加入到今年10月新實施的《中華人民共和國旅游法》中。
  “強剎”不文明行為難在哪?專家指出,目前用強制手段規範文明,難點是做到“有法可依”。目前我國在規範文明行為立法上剛起步,仍有提升空間,地方可結合自身情況探索立法。
 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廉政研究院院長喬新生教授認為,地方立法關鍵在於尋求共識。立法的前提是社會對抵制某些行為已經形成一定共識。在無法達成社會共識的情況下,對一些行為採取強制手段,往往適得其反。
  “強制手段的‘副作用’有可能會導致執法成本加大,以及社會對立情緒緊張。”喬新生說。
  武漢市文明辦副主任田冰認為,教育引導與法律強制兩種手段需雙管齊下,相互促進、互為支撐。他說:“採取強制手段,前提是教育引導工作已經落實到位。在多次教育無效的情況下,再採取強制處罰手段,一方面能保證處罰公平性,另外一方面也能讓強制措施更人性化。”
(編輯:SN064)
創作者介紹

qe61qehjz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