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報訊 範老闆在杭州鳳起東路上經營著自己的花店。
  乾這行,其實挺苦的,一大早起床進貨,打烊了還要打掃裡裡外外,常常要忙一天。
  所以呢,每次有員工來應聘,範老闆肯定會問上一句:你,能不能吃苦啊?
  11月13日上午,有個年輕姑娘來應聘了,範老闆照例如是問。
  姑娘說得很篤定,我能。
  “聽口音,你像是富陽這邊的人吧?”
  “對啊對啊,我姓劉,我以前乾過花卉這一塊的。”
  眼前的姑娘,身高1米6左右,中長髮,人長得稍稍有點壯實,也許真是幹活的料。
  於是,範老闆把劉姑娘留下了,他事先說明,先試用一段時間,吃不消乾,那咱也不能勉強。
  沒人料到,劉姑娘在花店幹了一天都不到,就玩出了花槍。
  這一天,範老闆的花店也夠忙的。
  下午2點40分,他稍稍空下來,就想看一下手機。
  咦,自己明明把手機放在店里的電腦桌上的,怎麼沒了?店里還有個員工也是,明明記得自己的手機和老闆的手機放在一起的,怎麼也沒了?
  這兩隻,都是三星手機。
  然後,範老闆發現上午才來的劉姑娘也不見蹤影了。
  頓時,預感不祥。
  範老闆報了案,轄區凱旋派出所民警趕到。調出店里的監控一看,電腦桌的位置,恰好是盲區。
  民警問,劉姑娘什麼時候不見人影的?
  店里的人想了想,也就2點20分左右吧!
  於是,框著這個時間段,民警把路面監控給調出來了。果然,2點28分許,在鳳起立交橋附近,劉姑娘出現在了監控畫面里。
  清清楚楚,她手裡拿著兩隻手機!
  監控一路追蹤,追到附近的一家網吧里,民警很快就找到了劉姑娘。此時,她手裡只有一隻手機了,另一隻已經迅速地被她當到了附近一家典當行里,當了130元。
  此刻,劉姑娘身上只有20元,另外的錢買吃的,上網,花了。
  面對如此迅速趕到的民警,劉姑娘只能承認。
  她實際不姓劉,而姓呂,1995年出生,老家在北京門頭溝。
  算上這一次,如此年輕的呂姑娘居然已經“三進宮”。她在江蘇的網吧里偷過手機。到杭州之後,又在西湖區幹了一票。今年10月,剛剛被釋放。
  沒個正經工作,沒個生活來源,她又想起了“老行當”。
  目前,她已被刑拘,案件還在進一步審理之中。
  本報記者 胡大可 本報通訊員 葉舒
  (原標題:花店新來的女員工原來心懷不軌)
創作者介紹

qe61qehjz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